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湖南益阳老人跳江身亡,“炒床”骗局浮出水面

湖南益阳老人跳江事件调查:疑因养老机构爆雷,被骗十余万养老钱后轻生。

湖南益阳老人跳江身亡,“炒床”骗局浮出水面

近日,湖南益阳老人跳江事件引发关注。现场目击者告诉@中国新闻周刊,1月19日下午,老人赤身跳入益阳资江后身亡。调查发现,益阳当地多家养老机构以预订养老床位为由收取高额费用。据知情者透露,死者为一名62岁男性,养老机构以预订养老床位并返利模式,募集老人资金后疑似跑路,死者疑被骗十余万元养老钱。知情者称,该案涉及2000余名老人受骗,并有多名老人因此轻生。目前事件有待进一步调查。(1月23日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老人一辈子的积蓄,就这样被人骗走了。辛辛苦苦一辈子,到老却落得两手空空,生活和养老都没了着落,最后想不开寻了短见。老人很可怜,骗子太可恨,简直是丧尽天良。司法机关务必要抓到骗子绳之以法,不能让它们跑了。

而此次事件,再次暴露出愈演愈烈的“炒床”现象。什么是“炒床”?我们先看一个几年前媒体的报道:

一张民办养老院的床位,售价24万元起,可以自住26年,也可以转租、转售或继承,甚至被指有“升值空间”,这是“广东民声热线”在广佛交界地暗访时发现的情况。未完工的养老院是否可以“预售”床位?又会不会沦为变相“炒房”?对该养老院的经营模式引起的争议,民政部门称,该模式是对是错还不好说。(2016年7月20日中国网)

养老院“炒床”,貌似很新奇,实际上这种经营模式并非独创,跟此前曾盛极一时的“商场铺位分割销售”有几分类似。此举可以规避针对住宅销售和投资的宏观调控,同时迎合了部分中小投资者的投资需求。然而,由于缺乏相应的监管和规范,不可避免地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风险和纠纷,甚至成了欺诈投资者的温床。养老院一张床卖到几十万,并且购买者最后拿到的只是床位的使用权合同,而不是产权证,其相关权益能够得到有效保障吗?

参与炒床者,有的是自用养老,有的是为了投资,有的则是出于投机心理,他们相信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,养老资源会越来越值钱。由此折射出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:一是部分投资者风险意识不高,容易一哄而上,进而埋下极大的市场隐患。类似的炒作崩盘的现象,我们在红木、藏獒、茶叶等领域都已经见识过了。二是部分投机者将养老院的床位当作投机对象,说明现在养老资源特别是优质资源较为稀缺。如果不能对此引起足够重视、加大投入,显然无法应对“未富先老”的形势。

而最让人忧虑的,是有人拿养老这种人类的基本需求来恶炒。假如养老院床位真的成为各路资本爆炒的对象,必将推高养老成本,甚至背离其实用功能,沦为一种特殊的“投资工具”。如此一来,有钱人入手大批床位囤积居奇,真正需要的老人或许就只能望床兴叹、一床难求了。正如同炒房团所到之处,一边是大量住宅空置、开灯率低得惊人,一边却是有人几代人蜗居,看着飙涨的房价徒唤奈何。类似的一幕,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养老领域重演,老年人能否安享晚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社会的信心和幸福感。

市场经济讲“自由”,但资本依然不能任性,有些东西可以炒,比如股票;有些东西炒不得,比如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资源和基本服务。房子炒起来了,墓地炒起来了,现在养老床位也炒起来了,甚至连教育也产业化了,天价学区房层出不穷;医疗也“市场化”了,很多人因病返贫……难道我们从一生下来就与“炒”结缘?一个正常的社会,绝不应该拿人的基本需求来炒作、牟取暴利,否则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、影响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。

我们不想过被“炒来炒去”的悲催人生,政府部门不能以“是对是错还不好说”来搪塞公众,而是要积极主动地拿出应对之策来。现在,“炒床”已经酿出了老人跳江身亡的严重后果,该引起足够的重视、拿出管理和打击的力度了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抢热搜 » 湖南益阳老人跳江身亡,“炒床”骗局浮出水面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抢热搜 - 专注热点资讯 分享百科技巧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