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2019nv天堂网在线

董雪不好意思就这样跟边学道在校园里晃荡,但她想了一些自欺欺人的办法。比如晚饭后去学校超市买两瓶汽水或者两根雪糕,然后给边学道送过去。她身边的蜜友都已经知道了两人的情形,经常给他俩制造机会。在这个年纪,成人之美还是一种普遍的人生观。

于是,在单双杠旁,在篮球场,在后花园,在实验楼前的小广场,都留下过两人一起的身影。校园的每一个角落,都有可以让边学道沉醉的回忆。前一世,他大三的时候这所高中整体搬迁,所以前世高考之后,边学道再没有重游过这个校园。

这两天,学校发生了一件轰动的事,彭洪久追一个女生无果,不知道怎么想的,他把那个女生的男同桌给打了。

打架的时间毫无意外地选在了晚自习,那个男同桌也不是个打不还手的主儿,一个人反抗彭洪四个人,结果他脑袋被打出两个伤口,血蹭得墙上都是。事情闹得挺大,当时走廊里闹哄哄的,半个楼都惊动了。

事件的结果没有详细透露,只知道彭洪家赔了对方一笔钱,然后彭洪直接收拾书包回了家。

边学道知道,不出意外的话,彭洪会沿着之前的轨迹,不参加高考,直接托关系当兵。而那个让他不惜大打出手,打破别人头的女生,自此消失于他的视野和生活,若干年后在其他男人怀里缠绵呻吟。

这是大多数人青春期时“喜欢”的宿命,这也是大多数少年情人的结局。

董雪窜座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好。每天都来坐一会,但不长坐,最长也不会坐满一节课。边学道觉得有点好笑,这个时候的董雪就有男女之间控制距离的潜意识了,也不知道是有人教的,还是电视里学的,或者是无师自通。

这天自习,董雪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边学道:你想好考哪个大学了么?

边学道铁了心要上东森大学,但他不会提前跟任何人说,他回:没有,考完再说。

董雪:哦。你想在本省读还是去外地读?

边学道:本省吧。一般本省学校分数会低一点。

董雪:你觉得我哪儿长的最好看?

边学道盯着问题看了一会儿,在纸上写:腿。

董雪看了纸条,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胸,又伸了伸腿,结束了这次纸上对话。

这天一个下午天都是阴阴的,到了晚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。

在学校门口,边学道说,“你把车放学校,找个车回家吧。”

董雪握着车把说,“不。我自己回家,你也回家吧。”

边学道没答应,坚持要送董雪回家。骑到半路,雨大了起来。边学道把自己的外衣给董雪穿上,两人骑着自行车冲破层层雨幕,全身都已经湿透。

“雨太大了,找地方避一下吧,小点再走。这么大的雨,回去晚就说找地方避雨了。”边学道减速等董雪骑到身边,冲她喊道。

雨滴打得董雪几乎睁不开眼睛,只能冲边学道使劲点头。没多远,边学道发现一个可以避雨的门洞,领着董雪拐了进去。

把自行车靠在墙上,看着让雨淋得很惨的董雪,边学道笑着让她把外衣脱下来给他,把水拧一拧。

身上穿着湿衣服,门洞里的过堂风显得格外冷。董雪有点打哆嗦,跟边学道商量不等了,接着往家骑。

看着开着前照灯的汽车在雨中疾驰,边学道否决了董雪的提议:“雨太大,天又黑,看不清路,太危险,再等会,小一点就走。”

两人在附近找了个避风的拐角,挨在一起看着外面的雨。感觉到董雪已经控制不住身体颤抖的幅度,边学道把董雪推到身后,自己站在外面给她挡风。

站了一会,边学道感觉身后的董雪离自己越来越近,渐渐的整个人贴在自己后背上,两只手环着自己的腰,轻轻地抱着。

边学道强制压下扭身抱她的冲动,他知道如果自己对董雪做了什么,却又不能给董雪什么,他过不去自己这道关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抢热搜 » 2019nv天堂网在线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抢热搜 - 专注热点资讯 分享百科技巧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